2024年03月18日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天鵝戀

□徐新格
來源: 發布日期:2024-01-31   打印

  老白在飯店一樓找著了“侯天宇、趙甜甜喜宴請上二樓上陽廳、虢國廳、砥柱廳入席”的告示。王會計在禮桌上記賬,老侯夫妻此時不在。

  “老王快點記,我有事急著走哩。”老白擔心遇到更多的熟人,“這是我老兩口的200元,這是我替姑娘白潔上的500元。”

  “呀,這不是老白嗎!”真是怕啥來啥,退休的老錢一把拽住老白,“今天咱們喝的是老侯的喜酒,哪天大家能喝上你家白潔的喜酒啊?”

  老白最怕聊女兒,嘴上胡亂應付著催老伴兒回家。老伴兒不愿意,剛上禮700元咋著也得讓嘴巴和胃沾沾喜氣兒。正好,老侯夫妻倆返回大廳,熱情地催促老白兩口上樓。

  老白不顧老伙計們的埋怨,丟下老伴兒獨自“逃離”了飯店。來到街頭小花園,老白越想越生氣,掏出手機撥通了女兒的電話:“今兒個天宇結婚哩,也替你上了500元。我就想知道,你啥時候能領個女婿回來?”

  “知道了爸,我個人的事您倆少操心,該吃吃該喝喝,得空西安城里逛一逛,或者東北雪鄉浪一浪……”白潔應付爸媽的催婚有一套。

  “你知道嗎?局里不管誰家謝客我都不敢上桌,每次都是禮一上就‘逃跑’。因為我害怕被人說‘姑娘大上;炝耸赀B個對象都沒有’……”老白這邊正教育女兒,突然碰到了老莫。

  老莫用手一指老白,唉——

  老白掛了女兒白潔的電話,用手一指老莫,唉——

  兩人有著同樣的“心病”,老莫的兒子技校畢業后在北京也快二十年了。

  “你家小子不賴啊,聽說在北京開公司呢。”老白說。

  “他就是建故宮我都不稀罕!剛才上禮時被老錢挖苦了半天。”老莫說。

  “你家小子跟我家白潔……咋樣?中不中?”老白猛然想起兩家同一個小區,倆娃從小學到初中形影不離,也能玩到一起。

  “嗨,你家白潔多優秀,上的是名牌大學,畢業后又讀成了博士,我們‘癩蛤蟆’……”老莫把白潔比作白天鵝,只是這話有點失禮。也難怪,平時老伙計們開玩笑叫老莫“癩蛤蟆”。

  “哈,看你那樣!回去跟你媳婦商量商量,我媳婦這兒保準沒問題。”老白心里舒暢了,大步流星逛商場去了。

  晚上,老莫和老伴兒商量后難掩心里喜歡,直接撥通了兒子的電話:“你和白潔有聯系嗎?我看你們倆就挺好的,要不談談?”

  “一直有聯系呢,我們倆談?不可能,俺倆是好哥們!”兒子莫金說。

  白家這頭也是歡喜不已,莫金這小子是他們從小看著長大的,一米八大高個,心地善良挺上進。撮合孩子們這事得抓緊,別晚了讓別人搶了先。

  莫金從北京回來了,說是想了解了解青年回鄉創業的優惠政策。好說歹說,白潔也同意回來看看。

 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,小城銀裝素裹更加迷人。不料,老白兩口跌了一跤,都摔壞了右胳膊。老莫和兒子忙前跑后,招呼著老白兩口住進了醫院小單間。這當口,白潔的高鐵也該到站了,莫金負責把白潔接到醫院。

  莫金和白潔從小玩到大,兩人一直有聯系,甚至失戀都會把對方當成出氣筒傾訴和發泄。

  出站的人群中,莫金一眼就認出了白潔。

  “寶輪寺塔鎮河妖,砥柱中流定乾坤。”白潔說。

  “人門巍巍系我心,神門鬼門牽我魂。”莫金回。

  “驚聞爹娘住院?此事當真?”白潔問。

  莫金幫忙放好了行李,說:“別貧了,我這就拉你去醫院。”

  進了病房,倆孩子床邊一圍,老白和媳婦越看越喜歡。

  “金子這回停多長時間啊?”老白問。

  “一周。除了了解咱市對青年回鄉創業都有哪些優惠政策外,主要是接待一下北京的30人攝影團,他們專門來咱天鵝湖拍攝白天鵝。”莫金說。

  “對,你跟白潔一起咨詢,我和你爸都希望你們回來,建設家鄉離不了你們年輕人啊!北京人來拍白天鵝?那不是吹哩,咱三門峽的白天鵝享譽海內外。”老白說。

  自倆年輕人進屋,白潔媽媽的目光就沒從莫金身上挪開過,她半開玩笑半當真地說:“金子、白潔,干脆你倆湊一對得了!”

  “我才不稀罕哩,癩蛤蟆吃天鵝肉,他想得美。”白潔嘴上這么說,一朵紅云早飛上了臉。

  老白聽到走廊里老莫的腳步聲,趕緊打趣道:“白潔想去看蛤蟆塔?好說,我和你媽點滴也打完了,一會兒讓金子陪你去天鵝湖國家城市濕地公園,聽說白天鵝都一萬多只了。”

  “哪怕白天鵝把湖里都落滿,我莫家就稀罕白潔這一只。”老莫開心地接住了話茬。


( 編輯:tln )
夜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_国语自产少妇精品视频_日韩精品一级视频_亚洲精品无码永久在线观看